喜欢树熊的陶陶

原名yinhushuxiongdafahao
好孩子 略话痨 脑洞大 小写手
多欢脱逗比文,统统清水
主萌主写漫威银护树熊Groot&Rocket
大爱树熊;贱虫;锤基;幻红;EC;瓶邪;Slamacow;白佟;UF;CY,乱七八糟hhh

复联3岳阳楼记

沙雕……背岳阳楼记的怨念……


庆历四年春,小浣熊谪守灭霸他老家。越一天,宙死人哭,百兴具废。乃重修米兰号,增其旧制,刻傻逼星爵涂鸦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复联3胜状,在X达电影院。衔黑豹,吞银护,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扎堆cp,气象万千。此则复联3之大观也,预告之述备矣。然则北虐幻红,南极树熊,漫威众粉,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众人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糖手不行,笔倾泪摧。薄暮冥冥,生无可恋,登斯船也,则有恨其罗素,忧基畏幻,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罗素兄弟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猜副标题,一笔万顷。猎鹰翔集,灭霸游泳。寄来刀片,见惯不惊。而或接受采访,“洛基死啦!”,刀光跃金,死影沉璧。遛粉互答,此恨何极!登斯船也,则有心旷神怡,票房偕忘,剧本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予尝求古男神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仅以基悲。居阿斯加德王位之高,则忧其弟,处矮人星炉子里之远,仍忧其弟。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响指之忧而忧,后复联4之乐而乐”欤!噫!现在多了去这种人,吾谁不能与归?


第一次写沙雕,本人已疯。

玩玩看

当然也没几个人知道我😂

还是挺好奇的哦,来来来说说~

哦还有,最近忙得要命不知道更不更的了……如果下午8点我还没更这周就停一下了,抱歉哦,真的忙死了qwq

小段子-银护毒埃见面记

是老树!

树熊戏份不多,因为打算单写一篇树熊毒埃的。

最近真的累死人,脑洞也少,请见谅( ̄◇ ̄;)


正文:


Eddie对于看到毒液毫不惊奇的银护众人感到非常惊奇。

“哇,好可爱的小狗狗!!”螳螂赞美道。

我们可以吃掉她吗?

不行。Eddie伸手咔地把毒液的嘴合上了,不许吃虫子。


“你们不怕我们吗?”Eddie很好奇地问。

几个外星人同时嗤了一声。

“你怕不是没见过N469星系末尾小行星上的马特尔。”

“还有虚无知地的孟巴群。”

“还有北极星上的雪狼。”

“I am Groot.”


作为终身呆在Ego背上的“有用的小虱子”,螳螂感到自己十分孤陋寡闻。

“没事儿你心灵美。”德拉克斯宽慰她。


“……所以外星生物可真多。”地球人Eddie仰面长叹,掏出了速记本。

“采访一下,宇宙中有特定管理系统吗?比如太空政府什么的?”

“问她。她爹是计生组委员长。”银护众人齐心合力把脚下仿佛扎了根的绿姑娘推了出去。


“养父,养父。”


话说你能附这样的外星人吗?Eddie问毒液。

废话,你不也是外星人。

好有道理哦。


不对啊?他们作为外星人为什么在地球环境里啥事没有这么正常?

莫非……

Eddie打量打量,每个人/树/熊都有地球生物的特征,万圣节走在路上要被人骂伪装不用心的那种……

地球渣男已经流遍宇宙了啊。他暗自叹息。


“我们不是地球人的私生子!”螳螂触角亮亮地抬了起来,“至少我不是。”


于是他们打了一架。


“停停停停停!!”Eddie拼命努力努力再努力,把脑袋从黑色坨状愤怒毒液中伸了出来。

“再打周围房子都要拆完了!”

“我们没动啊。”星星非常无辜地摊手。

Eddie看看他身后,卡魔拉不动声色地驻剑站在一旁,螳螂有点害怕地看着他们,德拉克斯在她旁边,看上去疑似睡着了。

“咦那我们在打谁……哇噻我以为它是你们的宠物或者储备粮——”

“去你麻痹的储备粮!!”火箭扛着火箭炮蹦跶在一片瓦砾中。


老树调停,一把抱走了小浣熊。

“Groot-Put me down——”


陈女士狼狈不堪地出来了。

“对不起”

“拿上巧克力给我滚”


不可否认乖乖吃巧克力的毒液还是挺萌的。

尤其是嘴闭上的时候,白白的眼睛都变成半圆形了,有一种黑色豆沙包的感觉。

螳螂冒死去摸了他,赶在被他咬掉手前向Eddie喊了出来:

“他对你有*****”

双双懵逼。

哇哦。银护众人喜闻乐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哦。


好久以后。

“你们好,我叫觉觉……”撞在米兰号玻璃上的色彩鲜艳的黑色小坨,怯生生地说。


fin.

不算精良……唉没时间……

初三狗硬伤qwq

无敌破坏王迪斯尼万岁!!

有小树!!!

有尼克狐!!!

有一坨公主和著名公主梗!!!

看到小树我就原地爆炸了♪───O(≧∇≦)O────♪差点没尖叫出来的!!!

毒埃-再见

看了电影发现毒埃真的萌死了!!毒液好可爱的!!

感觉莫名有点点像树熊……立个flag下周末写写这俩相遇梗叭!

不开车,没那么轻松但HE,就毒液暂时下线那一会儿的事儿~

正文:


埃迪扑通掉水里的时候,他上空是一片绚烂至极的爆炸,橙红色的光幕交织在黑夜里,像一首明快的曲调。靠近上方的火光发白,像坠落的星星。

而掉下来的火箭残骸居然没有一个砸着他。甚至一个掉他旁边的都没有。

埃迪非常累和冷,累到他没精力去想掉进水里之前的事,冷到他都舍不得脱掉衣服好游得更省力,支撑到救援人员赶来。他在原地划水,看着曲终人散,看着爆炸的尾音合着最后一点火光消散在漆黑的天空中。也许是那漆黑的理智唤醒了他,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但没有力气再挣扎。他几乎立刻就开始下沉,一只脚被浮起的水草缠绕起来。

我擦我刚刚干了什么。他最后对自己说。

然后就沉了下去。


据说是安妮用一只巨大的渔网把他捞上来的,而且居然好多人信了。

也许因为这样比较有趣——一个大英雄裹在渔网里,像美国队长穿女装一样让人好笑。

反正他醒来就懵逼了——丹非常关切地看着他,脸上表情混杂着怜惜关心和母亲般的爱意,注视着他这么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生命。

他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看到丹身后站着安妮,安妮身后站着一万个记者。

“哇他醒了!”

“哇他醒了!!”

“哇他真的醒了!!”

我特么变成睡美人了吗??埃迪以一个鲤鱼翻身的动作在病床上直挺挺立了起来,不小心踹翻了丹,然后撒腿就跑——作为记者他猜得到如果他不马上跑会怎么样。

“嗷嗷埃迪先生请等等!!——拜托就一个问题就一个——”

埃迪先生鞋都没穿,犹如一个神经病患者般已经跑出去了。


跑了五分钟他开始喘气。

喘了三分钟他摔倒在地。

然后被匆匆赶来的一坨记者架回了医院。


“你身体受损极大,虽然,呃,那个寄生体……”

“共生体。”

“呃共生体修复了你几乎所有的器官,但毕竟它一走……”

“他。”

“他一走你的身体还得适应很久,平时你的肌肉依靠它,呸,他的行动太多已经有些萎缩了,而且由于溺水,你的肺已经受到一些不可逆的损伤,不能跑那么久的。”丹本着医生的职业道德没有扔下诊断报告就走,让我们为他鼓掌。

“哦。”

“好那么埃迪先生现在可以回答我们几个问题了吧?”

“不能,滚出去。”


终于走了。

埃迪感觉从没这么累过,好像比在水里扑腾的时候都累。不过现在安静了,安妮拽着老母亲般关心的丹也出去了,现在这里只剩下他。

他自己。

他躺在病床上与天花板深情对视——天花板干净得能映出他的影子,眼睛都能勉强辨认。不同于医院其他部分,为他——拯救地球大英雄——准备的病房被认认真真清洁过,整洁得像那个该死的实验室。

他自己的故事也是从那个该死的实验室开始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玛丽亚是死了,朵拉博士也死了。她们都是不该死的,不过现在害死他们的人和共生体也都死了,她们应该能满意了。

玛丽亚会原谅毒液吗?

靠他终于还是想到他了。埃迪用枕头把自己脸埋起来,手指发烫。

靠他多少年没流过眼泪了。

他恨不得用枕头把自己憋死。


“Goodbye Eddie.”


那面黑伞是仓促织成,破破烂烂的撑开,但足够把滚烫灼烧的雨点接住,然后烧出一个大洞。没有被灼烧的部分和黑夜融为一体,只有死亡的一刹那才被看到,像即将燃尽的烟花。

他是不是跟被英雄救的美一样无力地吼了一声“Venom no”?

我天啊好丢人。

比举手丢人多了。

但他那时候顾不得丢人,他伸手在空气中狂乱地捞摸着,整个像一只被提在空中的小柯基,成狗刨式空中游泳。

因为毒液要死了。

他连伤心都来不及,只有深深的恐惧——他怕再也听不到那个脑子里的带回音般的声音,怕那个为了他留下来的逼他生啃大龙虾的生物被燃放。

他真的差点用枕头憋死自己,气得把枕头扔到了屁股底下,呛咳了好久还是感觉有痰音。


所以毒液的声音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差点呛死在病床上。


“埃迪,你还是那么怂包。”

“我他娘不是怕的!是-是-咳-开心的!!”

特么这家伙就总有办法让温馨感动的场景变浑。


“埃迪,换药了……咦?”

丹看着湿润的枕头,目光诡异地看了看埃迪。

“没事的哦,这种情况下尿床是正常的……”

“我们可以吃了他吗?”

“不可以,他是为我好。虽然我也很想吃了他。”埃迪把脑袋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

然后他钻出被子,神清气爽地站在医生面前:“丹,我觉得我好了,我要出院。”


“你不可以告诉别人,不然我咬掉你的脑袋。”毒液对瑟瑟发抖的丹说。


受到遛狗大爷的鼓舞毒液现在三天两头驾驶着埃迪墙吻前女友。

(墙吻=翻墙去吻)

于是丹被甩了,因为丹说:“安啊我们要宽容对待他毕竟他才刚康复没几天你被亲亲也……”

安妮愤而摔门,并表示为何她就遇不到一个正常男人。


fin.

鬼畜久了正常不起来,画风越来越沙雕……唉QWQ

不过毒埃真的蛮好吃哦!

毒液

刚看了毒液,我了个去的毒液萌死我了啊恍恍惚惚恍恍惚惚

“你在干嘛?”

“我在举手”

“为什么?”

“这种情况就该举手”

“别这样好丢人”

我在电影院憋笑憋得像个煞笔啊23333

瞬入毒埃圈诶嘿嘿嘿

Stan Lee

有一个年代属于你。

有无数做梦的人来自于你。

走好。

Broken Glass5-树熊天使恶魔AU

期中考结束开心至极把这个也更了好了hhhh


正文:

“吃完饭了?”

【嗯】

“走。”

【去哪呀?】

“老子心情不好,咱们找事去。”

混血恶魔刚站起来,就听到门外传来急急的一声巨响,门被撞开,杂货店老板溜溜达达地走了过来,“听说你——”然后小小声地说:“把他卖了?”

“去杂货店,找奎尔的事。”火箭一边把老板往外推一边恼火地说。


“……星云?”

“哦,软弱可耻的姐姐原来躲到这里来了哦。”

蓝色的机械双翼缓缓张开,黑色的瞳孔填满整个眼眶,里面翻涌着热切的仇恨和怪异的快乐。

她们有多少年没见了?三百年?五百年?

“父亲要我来找你回去……不过我不想把你带回去。”

她腾飞起来,面对着同样展开双翼的龙姐姐,脸上金属改造过的痕迹清晰可见,在地狱昏暗的光线里闪得像烧焦的泪痕。

“我想杀了你。”


“废话。”卡魔拉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嗨小卡——上了个神了个上帝呀你妹找上来啦!!??”从转角哼着歌过来的奎尔像一片风中的叶子一样发着抖,蹦跶着闪避飞来飞去的龙火。他身后跟着的一脸不耐烦的小恶魔推开一脸懵逼的哑天使,抬起枪轰碎了呼啸而来的一发火焰,一闪身把叶子奎尔踢了出来。

“火箭我他妈——”弱小可怜又无助但能爆粗口的奎尔在空中旋转着哀嚎,随即被一脸嫌弃的卡魔拉用尾巴卷起来扔到了小杂货店屋顶上。与此同时火箭飞了起来,用三发滚烫的孟巴(这是个漫画梗)子弹接过了星云的攻势,纵身蹿进战局,穿梭在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中。

“还要垃圾小动物帮忙吗?你真让我失望啊——”星云的机械翅膀上弹出了尖锐的刺,径直飞向混血恶魔的尾巴。

“你他妈好意思说你连垃圾小动物都打不过。”惊魂未定的奎尔抱着瓦片说。

“老子不是垃圾小动物!”火箭恨不得一发把这货轰上天。

“我死的时候身边都会是银河脑残王……”卡魔拉恨不得把这俩货都送上天,“但星云不是,所以今天死的不是我。”

“姐你一定是被这群神经病传染了。”


“好吧,玩够了……姐姐,你不会以为你背叛的这么多年,我一点改变都没有吗?”

“哦你胖了是吧关我们什么事”火箭说。

“我本来打算先杀她的……这是你自找的,小耗子。”


锋利的翅膀尖直指向小恶魔的眼睛,翻动的鳞片让人感到一阵恶心。

没有人来得及尖叫。


然后一切都停止了,那只龙翼被触角一样的晶莹的根绞碎,咝咝地熔化。明明看上去那么无害的东西,满满地承载了天使单纯的愤怒,就变得像地狱更深处那些燃烧的仇恨般滚烫。

哑天使周围的白光烧得几乎变得浓稠,他升在空中像天使一样呸他本来就是。

星云变成了流星,划过一道长长的痕迹掉到了人界,再也看不见她的踪影。

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哑天使,后者用云气把小恶魔抱住了。

然后带回去住院观察呸好好休息。


“你……啊你真特么……好吧谢谢。”小恶魔有点语无伦次。

因为刚显得那么牛逼的哑天使现在一脸慌张地在认真检查他的身体状况,你无法想象一朵云给你做眼保健操的感觉对不对。

而且它还找不到他的风池穴……

“在这里,被毛挡了……但我说你真没必要,我没你时候也天天打架,不也活的好好的。”

那丛云气倏地缩了回去,哑天使好像有点点难过。

火箭狠狠心没有再说什么。

不能习惯,不能在意他了。两个星期,他只会再呆两个星期,绝对不能习惯他的存在。

要卖他是你自己做的决定,特么的消停会吧。像以前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


星云很绝望。不是因为疼痛,疼痛她早就习惯了。

她不可能再回地狱去找父亲——她再一次让他失望,他不会再宽恕他了。

她没有地方可去。

她没有人可以寻找。

就连她的翅膀……她的翅膀——咦?

有一朵小小花嵌在那个伤口上。

她把它拿下来,感觉到一阵暖流涌过伤口,那只龙翼像雨后的蘑菇一样迅速有力地钻了出来。

静默很久,她捏碎了那朵花。一扬手,碎屑零零散散消失了。

TBC.


这次风格有点严肃,不过Broken Glass总体还是走逗比风的哦!

我天累死了QWQ休息去了QWQ

他们是什么(树熊贱虫锤基贾尼幻红EC)

树熊

他是一只翱翔天际的信天翁。

他是在他坠落时接住他的那棵树。


贱虫

他是一个善良天真的天使。

他是保护他不被肮脏世间玷污的恶魔。


锤基

他是一条极度理智和憎恨自己的蛇。

他是转移他对自己的憎恨的阳光闪耀的农夫。


贾尼

他是一位冥冥中负起无数幽灵般责任的花花公子。

他是曾以为能永远陪伴他的仆人。


幻红

她是刚刚从仇恨中睁开眼的小女孩。

他是她睁开眼看到最真诚的非人。


EC

他是温和睿智至极的一本书。

他是这本书里叙述的沾血的战争。


fin.

瞎写的真的是瞎写的……

纯粹考完放松瞎写的不要当真qwq

抱歉!

本周我为了应对恐怖的期中考试,好久没上lof……

这个号没凉,只是认真学习去了!下周末一定更文!!